首 页 > 文化活动 > 传奇 历史

千年天井关孔庙的消失与重建
来源:本网 | 2016-07-26
打印 复制 点击量:1976

今天,所有的刀光剑影、鼓角铮鸣都已经暗淡,走在天井关古老的街巷里,四面八方的游人纷至沓来,倾听这千年的回响。按照规划,天井关旅游分为以孔子回车辙、孔庙遗址、古车辙为代表的孔庙文化区,以驿站、烽火台、墩堡为代表的古关隘驿道区,以阁老院、占房院、石板院为代表的明清商贾文化区,以南太行田园农耕文化为代表的田园旅游区,一个历史底蕴深厚、生态环境优美的文化旅游村呼之欲出

 

 

专家学者把脉天井关孔庙重建

 

719日下午,“天井关·孔庙”专家学者座谈会在泽州大酒店召开,来自北大、清华、复旦等大学的学界翘楚和中国儒家学会、中华孔子研究院的各路专家各抒己见,就天井关孔庙重建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。

 

座谈会上,专家、学者围绕孔庙的重建,展开了热烈讨论,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:一是重新选址修建还是在现有的基础上修缮。二是应该按哪个规划进行修建?元代、明代、清代的孔庙各有特色,一旦选定就要遵从原汁原味的标准。三是后期运作时应该弱化商业功能,注重文化功能和政治功能,把教化功能发扬光大。

 

 

孔子与天井关的传说

 

据考证,天井关因古关而得名,是八百里太行首屈一指的地标性文化名片,尤以“古关、车辙、孔庙”而名播华夏。

 

传说孔子北上太行山被童子诘难,见道旁核桃树上的松鼠拱立,向他作揖行礼。孔子叹道:此境知礼已甚!随即回车而返。这个让孔子叹服的地方就是有“三晋东南第一大关”之称的天井关。

 

 

始建于两千多年前的天井关孔庙

 

“天下孔庙两座半,第一座在山东曲阜,第二座在山西天井关。”伴随着“孔子回车”故事的流传,孔子的遗迹在当地随处可见。

 

中国最早的孔庙之一天井关孔庙创建于东汉建宁二年(169年),据专家考证,其创建年代之久、原有规模之大,堪与山东曲阜相比。村南的古石道上,至今留有寸许深的车辙,据传为孔子回车所留,李白、白居易、韩愈、司马光、陈廷敬等文人墨客都曾登关历岭,到此祭拜孔子,留下了诗词提跋200余首,明朝万历年间还专门竖起了“孔子回车之辙”的石碑。

 

 

古太行八径之一的雄关要塞

 

“九州占绝中原地,一堑拦回左界山。”元人刘秉忠道出了天井关作为古太行八径之一的险要。村子的最高峰擎关顶是古代兵营旧址,村西山脊上残留有数座烽火台遗址,村南阁外官道旁还伫立着边关墩堡......五千年沧海桑田,天井关很长时间都是强雄纵马厮杀、建功立业的雄关要塞,从秦灭六国到光武中兴,从巴公原之战到宋金元对峙,从明清农民战争到抗日战争烽火,中国历朝历代的更迭几乎都在天井关前有着一场惨烈的战事。

 

 进入十六世纪,“货行天下、汇通天下”的晋商开始经营万里茶道,天井关又成为这条欧亚大陆重要国际商道的必经之路。布局严谨的明代民居田阁老院、任县令院,气势宏伟的玉皇庙、关帝庙,错落有致的驿栈、南阁、天主教堂.....都见证了万里茶道曾经的辉煌。

 

 

如今的天井关被评为山西省历史文化名村

 

 从晋城市区出发,沿晋济高速南行15公里,下高速就到了天井关村。天井关隶属于泽州县晋庙铺镇,它背负三晋,俯瞰中原,四面深壑,一途独通,扼守万里茶道太行径段,为古太行八径之一。2006年被评为“山西省历史文化名村”。

 

走近天井关,村外的梯田麦黄谷绿,阡陌纵横,相映成趣。村里的街巷上古老的建筑、古老的故事、古老的诗词俯拾皆是,无不诉说着它悠久厚重的历史。

 

今天,所有的刀光剑影、鼓角铮鸣都已经暗淡,走在天井关古老的街巷里,四面八方的游人纷至沓来,倾听这千年的回响。按照规划,天井关旅游分为以孔子回车辙、孔庙遗址、古车辙为代表的孔庙文化区,以驿站、烽火台、墩堡为代表的古关隘驿道区,以阁老院、占房院、石板院为代表的明清商贾文化区,以南太行田园农耕文化为代表的田园旅游区,一个历史底蕴深厚、生态环境优美的文化旅游村呼之欲出。

 

 

千年天井关孔庙的消失

(原标题:天井关孔庙   作者:北京大学哲学系 干春松)

 

由河南向西进太行山,入山西境内,便到晋城。说起此地眼下最为大家熟悉的可能就是《康熙字典》的编者陈廷敬的故宅“皇城相府”,但于我更感兴趣的是“孔子回车处”碑,以及听说最近挖掘出来的天井关孔庙遗址。

 

按照唐代以后的孔庙建制,孔庙一般和官学结合在一起,即所谓的“左庙右学”,而天井关孔庙所在的晋庙铺镇自古以来并非府县治所,可见此孔庙定有独特之来历。据了解,此地之所以存有一个孔庙源自一个传说:孔子在准备到山西行教之际路过天井关,因小儿玩筑城游戏而被阻挡去路,孔子要求孩童让路,孩童说,只有人让城,何来城让人。孔子叹其机智,并见道旁松鼠作揖,见此地民风畅达,认为没有必要再西进,所以在此地“回车”掉头。

 

这个故事与史记中孔子“临河而叹”的故事有雅俗之分,但这个“回车”故事早在汉代就在当地广为流传。

 

按一般的说法,此地最早建孔庙甚至可以追溯到东汉。东汉建宁二年(169年)此地始建孔庙,而建庙的原因就是为了纪念孔子“回车”的经历,故而此孔庙亦称夫子庙、夫子回辙庙、回车岭文庙等等。立庙者孔昱乃孔子十九代嫡孙,官拜议郎,补洛阳令。

 

经历300年之后,天井关孔庙年久失修,由孔子二十八代孙孔翎度上表请求修复,时值北魏太和元年(477年),推行汉化作为既定国策,所以对毁落的“旧宇”进行了重整。

 

唐贞元间,天井关孔庙有了新一次的重修机会。这个机会的获得颇有戏剧性。孔子的第三十八代孙孔戡在进士及第之后,因为其辅佐的卢从史常试图割据,常有不法之举,孔戡当面劝阻,并给他讲君臣父子之道。见不从,即有离职之念,几次上书,要求被贬斥,唐宪宗无奈授其为卫尉丞,分司洛阳。而孔戡到洛阳之后,直接迁居晋庙辅一带,在天井关的孔庙边筑居。后来,卢从史的阴谋败露,孔戡因而得到擢升,这样重修他长期供奉蒸尝的孔庙便是自然而然的了。

 

宋英宗治平四年(1067年)著名的理学大家程颢任晋城令,其间对孔庙亦加以修缮。元初元兵南下,虽然并无记载说天井关这边有很大的战役,但是孔庙却因为地处兵家必争之地而遭受破坏,据记载说,孔庙仅剩正殿而已。战事稍息,当地的官员和百姓又开始增修孔庙,经过元成宗大德四年(1300年)、十一年;至顺二年(1331年)、至正三年(1343年)数次修葺,孔庙之两庑,十哲之像,还有正殿之不合规制之处,所谓“旧者新,阙者备”,且孔庙之祭祀活动因为得到稳定的财政支持而正规化。

 

元末的战乱,孔庙又一次受到损毁,不过在明朝确立稳定的统治秩序之后,天井关孔庙又获得了数次整修,目前有《重修天井关孔子庙记》和《先师孔子回车庙解》二碑记其事。

 

据《先师孔子回车庙解》(残碑尚存天井关)记载,明万历年初,生员任敦化捐地四十亩与孔庙。至万历三十一年(1603年)孔子后裔孔时接受晋城主事者的指令来监督修孔庙的时宜。虽然孔时因身体原因没有完成整修孔庙的任务,但当地的乡绅不忍看到孔庙之废荡,遂在当地募资和募工,经过两个月的努力使孔庙焕然一新。

 

清顺治十一年(1654年)有马鸣佩者,“历岭登关,乃成礼于庙中阶下”。但感叹“丹青不焕,俎豆无光”,所以联合附近四县的官员,募资修庙。马鸣佩在《重修回车岭文庙序》中说,自北齐以来,各州县学皆立庙,虽然岭上孔庙却在国学、郡、州、邑之外,“庙貌之盛与祀事之烈”,真是令人赞叹。

 

康熙之后,对孔子之重视甚至超越前朝,而到康熙十八年(1679年)衍圣公派孔衍珻前往河北、河南和山西寻访孔子之遗迹,由河南入太行,见天井关有圣祖庙在,于是慨叹孔门后裔不独在曲阜,并选择本族弟子作为奉祀生员。到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孔子后裔孔衍珍捐地三十二亩,作为孔庙之义田。而康熙五十三年(1714年)衍圣公专门告知山西督抚,委托寄居泽州的孔兴鉴,专管回车辙书院祀典。至此,天井关的孔庙确立起独特的地位,即不同于一般的庙学之庙,而是属于孔子后裔的林庙。而天井关孔庙并有一个新的名称,即“回车辙书院”。

 

清乾隆四十九年(1784年)天井关孔庙经历了一次大的变化,时任泽州知府姚学瑛路过天井关,拜谒孔庙,发现孔庙过于靠近交通要道,商旅途经此地,先是直接冲着孔庙正门到门口才转弯向西。因为孔庙背后的崖上,有民居,对孔庙呈俯视之势,所以考虑迁移到旧基附近的山坡上。他的建议得到当地绅士们的支持。这次重修,将原庙前旧牌坊所书之“泮宫”改为“回撤圣迹”,而姚学瑛又书“太和元气”四字嵌于庙前影壁。这四个字目前已经被村民收集完整。

 

嘉庆年间,孔庙最后一次大修,这次修缮,除料新绘十哲圣像,还在更衣亭边筑一小屋,为春秋丁祭栖息之地。还在庙旁立一壁,将留下来的各类跟孔庙有关的碑刻嵌入壁上,以免磨灭。

 

 

天井关孔庙和回车碑一直是古今名人题咏的佳处,李白、白居易、韩愈、陈廷敬都留下了各类诗词题跋200余首,其中清人朱樟最为贴切地道出了回车故事的意义。其《天井关谒回车庙》云:

 

  路从井底盘,天高可仰企。

  谓停宣圣车,辙痕犹印地。

  谁志妄流传,恐以儒为戏。

  丰碑揭道旁,分疏补疑事。

  我闻贤人诛,君子恶伤类。

  已回未济辕,何由入幽隧。

  凤凰翔陬乡,鸣琴托高至。

  关吏为余言,灵迹莫拘泥。

  周迁晋是依,远风岂无自。

  用晋如用周,西行实经始。

  未过神所存,奚必待身至。

  抠衣瞻庙堂,颜闵左右侍。

  释菜荐溪毛,河图设宗器。

  重寻马蹄穴,未敢年月记。

惜无千尺松,凉樾阴森翠。

 

的确,孔子是否真是在这里回车并非关键,而是孔子之思想流播并被接受,这才是天井关孔庙之意义所在。

 

1943年,日本侵略者入太行,攻入天井关,将天井关孔庙的文物抢劫一空,并拆掉孔庙将砖石盖炮楼,从此这座千年孔庙便告消失。

 

最近,在村民盖房子的时候,挖出了孔庙的地基。趁聚寿山书院落成赴晋城的机会,我便提出察看的请求。在晋庙铺镇镇长的带领下,我们在一片玉米地里看到了天井关孔庙的遗址,从遗迹看,大殿、泮池规模俱存,尤其值得欣慰的是:姚学瑛所书之“元气太和”和“万仞宫墙”等碑刻已经被所在地的村政府所收集保存。

 

  随着“孔子回车碑”所在的村被山西省列入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区,距之不足500米的孔庙废墟亟待保护和再一次的重修。回车之事,虽属口传,但以此理由立庙已延续千数年。且该庙独立于庙学系统而具家庙性质的独特性,都使天井关孔庙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。我愿意呼吁有识之士,能重修这个历史悠久且有特殊价值的孔庙和书院一体的建筑,使其发挥记载历史、敦化人心的作用。

 

资料来源:

<< <<天井关:万里茶道入晋第一关   山西新闻网 李峰 张沙沙

<< <<专家学者把脉天井关孔庙重建   太行日报  吴俊玲 李斌

<< <<天井关孔庙   光明日报  干春松

 

责任编辑:马晓

相册排行

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(0)
发表评论

主办: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  承办: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   邮编:100120   电话:010-82088883

           copyright© 2010-2017 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京ICP备10218816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