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 文化活动 > 传奇 历史

古代学子祝科举中榜 宴请规格超现代
来源:深圳晚报 | 2012-09-28
打印 复制 点击量:4240

吹笙鼓簧,宴乐熙和,在文化品格上显得超迈脱俗


    由于科举制度自唐代以来,分设文武两科,故宴请中鹿鸣宴、琼林宴为文科宴,鹰扬宴、会武宴为武科宴。“鹰扬宴”是武科考乡试发榜后而设的宴会。古代科举,自隋朝开始,武科殿试发榜后都要在兵部为武科新进士举行宴会,以示庆贺,名曰“会武宴”。

 

  古代学子科举中榜后,也喜好宴请庆祝,而且其规格、花费甚至远超现代。由于科举制度自唐代以来,分设文武两科,故宴请中鹿鸣宴、琼林宴为文科宴,鹰扬宴、会武宴为武科宴。至于宴请费用,很多时候是由朝廷负责的,还有实行AA制的。

 

  文有鹿鸣琼林

 

  “鹿鸣宴”是为乡试后新科举人而设的宴会,起于唐代,明清沿用。据《新唐书·选举志》记载,“鹿鸣宴”是唐代地方官员为本地新科举人举办的一种宴请,时间一般放在发榜的次日。“鹿鸣宴”因宴会上演奏《诗经》中的《鹿鸣》篇助兴而得名,是在周代“乡饮酒礼”基础上演变而来的聚会形式。实际上,鹿鸣宴的形式一开始并非如此规范完整,最初的乡饮酒礼并无繁琐的仪礼,只是农闲季节乡人相聚宴饮的一种民间活动。乡饮酒礼的历史早见于“周王宴会群臣宾客”。然而,《诗经》最早产生于西周,所以《鹿鸣》之章最早应是在西周时期被纳入乡饮酒礼的宴曲之中。在鹿鸣宴滥觞的唐代,鹿鸣宴已经完成华丽变身。在宴会中,增添《诗经》之《鹿鸣》、《四牡》、《皇皇者华》与《节南山》等乐章,吹笙鼓簧,宴乐熙和,在文化品格上与乡饮酒礼相比更显得超迈脱俗。具备了序长幼、别尊卑、敦风励俗、教化天下等多种功能,鹿鸣宴因此为历代绝大多数统治者和儒家知识分子所重视,并由此长期盛行不衰。宋代的鹿鸣宴依然非常盛行,主要记载在各文人墨客的诗作中,北宋的鹿鸣宴诗作数目较丰,尤其是在南宋。到后来,菜肴中真的出现了鹿肉,此宴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鹿鸣宴”,这一直盛行到清末。

 

  到宋代,以学子为主角的宴请同样盛行,聚会的规格更高。在唐代闻喜宴基础上,出现了相当于国宴的“琼林宴”。宋太祖赵匡胤当皇帝后,亲自宣布登科进士名次,并赐宴庆贺,赐宴都是在著名的"琼林苑"举行,“琼林苑”是设在宋京汴京(今开封)城西的皇家花园。宋徽宗政和二年(1112年)以前,在琼林苑宴请新及第的进士,故该宴有“琼林宴”之称。宋朝状元文天祥曾有一首《御赐琼林宴恭和诗》描写琼林宴盛况:“奉诏新弹入仕冠,重来轩陛望天颜。云呈五色符旗盖,露立千官杂佩环。燕席巧临牛女节,鸾章光映壁奎间。献诗陈雅愚臣事,况见赓歌气象还。”到了元、明、清三代,“琼林宴”又称“恩荣宴”。虽名称不同,其仪式内容大致不变,仍可统称“琼林宴”。据载,辽也曾设宴招待新科进士,地点在内果园或礼部,但也沿袭宋人,称之为“琼林宴”。

 

  武为鹰扬会武

 

  至于武科生,也有相应的宴会,叫“鹰扬宴”和“会武宴”。

 

  “鹰扬宴”是武科考乡试发榜后而设的宴会。所谓“鹰扬”,乃是威武如鹰之飞扬之意,取自《诗经》“维师尚父,时维鹰扬(大意是颂扬太公望的威德如鹰之飞扬)”之句。鹰扬既是对新科武举人的勉励,又是考官们的自诩。清制,武乡试发榜后,考官和考中武举者要共同参宴庆贺,其宴就叫“鹰扬宴”。清吴荣光《吾学录·贡举》载:“武乡试揭晓翼日,燕(宴)监射主考执事各官及武举于顺天府,曰鹰扬燕(宴),仪与鹿鸣燕(宴)同。”按照规定,武举人于乡试考中后满六十周年而人又健在,重逢原科开考,经奏准,一样与新科武举人同赴鹰扬宴,这是所谓的重宴鹰扬。由于武将常年为国家戍边,战时还要血战疆场、身先士卒,长寿的武将十分罕见,因而重宴鹰扬这样的功名比重宴鹿鸣还难得。清陈康祺《郎潜纪闻》卷十一:“文官重赋《鹿鸣》,重宴琼林者,屡见记载。武科虽亦有重赴鹰扬宴之典,而见之例案者,仅嘉庆十五年陕西巡抚奏朝邑武举蔺延荐,系乾隆午中式,现在重遇庚午科,奏乞恩施,奉旨赏千总衔,重赴鹰扬筵宴。”

 

  “会武宴”是武科考殿试发榜后举行的宴会。古代科举,自隋朝开始,武科殿试发榜后都要在兵部为武科新进士举行宴会,以示庆贺,名曰“会武宴”。这在清吴荣光的《吾学录·贡举》中也有记载:“《通礼》武殿试传胪后,燕(宴)有事各官暨诸进士于兵部,曰会武燕(宴)。”清梁章巨《浪迹丛谈·武生武举》也云:“文称鹿鸣宴,武称鹰扬宴,人皆知之;文进士称恩荣宴,而武进士称会武宴,则罕有知者。”武科殿试不同于武科乡试,故会武宴的规模比鹰扬宴要气派得多,排场浩大,群英聚会,盛况空前。

 

  AA制到朝廷买单

 

  现代同学聚会流行AA制消费方式,古代也是这样。及第学子聚会,很多情况下都是每人出份子,即“醵钱”。“醵”字本义便是凑钱喝酒,聚会时甚至连酒具都是自带的。与AA制稍有区别的是,有时份子钱并不是平均分摊,比如状元等排名靠前的学子,份子钱可能要多出一些。

 

  唐代著名的闻喜宴,是新科进士参加的第一个上规模的聚会,又叫“敕下宴”。在礼部发榜后、敕令发下来的当天举行,地点选在长安城内皇家园林内的曲江池。闻喜宴最初便是及第学子凑钱喝酒,所以宋人高承在《事物纪原》解释此词条时称为“醵钱于曲江”。虽然是学子自己凑份子聚会,朝廷也会有所表示,如在晚唐时期,皇家会赏赐宫廷美食,“赐进士红绫饼各一枚”。

 

  到了后唐明宗李嗣源当皇帝的五代后唐时,凑份子吃闻喜宴的现象才发生改变,天成二年(927年),及第学子聚会不再“醵钱”,吃喝开始由朝廷买单。据《旧五代史·唐书》记载,“新及第进士有闻喜宴,逐年赐钱四十万”。宋代继承了后唐的做法,新科进士聚会也不要学子凑份子,赐钱更多。据宋人王公式《燕翼诒谋录》所记,熙宁六年(1073年)三月,赵顼(宋神宗)赐给进士“及第钱三千缗,诸科七百缗”。到元佑三年(1088年)三月,宋哲宗赵煦赐钱又有所增,“诏复增进士钱百万”,并赐“酒五百壶”。

 

  科举及第学子的宴会活动有很多。在唐代,与闻喜宴相呼应的是“关宴”,这是新科进士在京城的最后一次大规模聚会。因为也在曲江一带举行,故又称“曲江关宴”,或“曲江会”。关宴的费用则全是学子自己掏,朝廷没有一点赏赐。这相当于现在同学之间的告别宴会。吃了关宴后,大家便各奔东西、各赴前程了,因此关宴又被称作“离会”。虽然关宴是自掏腰包,但并不需要自己张罗,一般由相当于现在公关公司性质的“进士团”操办。

 

 

 

 

责任编辑:刘永锋

相册排行

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(0)
发表评论

主办: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  承办: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   邮编:100120   电话:010-82088883

   copyright© 2010-2020 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 网站编号1072813

       京ICP备10218816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