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 文化活动 > 传奇 历史

清朝遗老的青岛“联谊会”
来源:半岛都市报 | 2012-10-24
打印 复制 点击量:3905

 

    1911年爆发了反清的辛亥革命,次年1月清廷在北京宣布退位,中华民国政府成立,由此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土崩瓦解。民国政府成立,导致一大批逊清的高官大吏逃到了德国统治下的青岛 ,以求得到德国当局的庇护,粗略统计当时逃到青岛的清朝“遗老”多达一百二十人,他们内部还组织了各种社交活动和联谊会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周馥、劳乃宣、吕海寰、陆润庠等十人组成的青岛“十老会”。

 

  当时劳乃宣见到遗老中有九人在七十岁以上,即七十八岁的周馥,七十四岁的陆润痒,七十三岁的吕海寰 、刘云樵,七十二岁的劳乃宣、王石坞,七十一岁的赵尔巽、童次山、李惺园,再加上六十九岁的张人俊,组织了一个“十老会”。十老德高望重,在青岛的逊清遗老中受到尊重,常借各种机会写诗联句、泼墨丹青。

 

  其中年龄最长的是七十八岁的周馥,周氏家族是清末民初时期的望族,在青岛遗老中是第一大宅门。周馥,任过两江总督、两广总督,之前曾任山东巡抚,当时青岛已成为德国殖民地,他是第一个来青岛视察并拜会德国总督的中国高官,在长篇章回小说《官场现形记》、《桃源梦》中都有记叙。《官场现形记》中记他来青岛的活动,写了一“回”;《桃源梦》以他的子弟为主要人物,他回济南后做了一件大事,他认为青岛是海畔小镇,开为商埠后成了现代城市,他向清廷提出,外国人强迫下在中国开的一些商埠如香港、上海都很快繁荣起来,为什么中国人不自己开“商埠”呢?他提出在山东济南开商埠,清廷谕准,于是在济南城西开了“商埠”(今经一路至经十路,纬一路至纬六路),也使济南成为现代城市。这一举动,近年来有多人研究并开过学术会议研讨。以后周馥升任两江总督,在扬州的私邸称“小盘谷”,至今为扬州名胜。

 

  周馥的儿子周学熙曾任民国财政总长,他在青岛开办了华新纱厂,是旧青岛最大的民族企业,有周叔弢 、周志俊经营,周家是旧中国北方最大的民族企业集团,解放后华新纱厂为青岛国棉九厂。周馥一家在蒙阴路、湖南路口筑有宅邸,三座楼房,一大庭院,为旧青岛最大的宅邸,新中国成立后为民居,整个周宅现已拆除。

 

  1913年秋,劳乃宣应周馥函招前往青岛,主持德国人卫礼贤组织的“尊孔文社”,并移居青岛。他查出“劳”姓以祖先居于“劳山”以“山”为姓,所以说“劳山为吾家得姓之地”,因自诩“劳山居士”。他是位语言文字学家、古算学家,创立了“注音字母”,即今汉语拼音字母的前身。劳乃宣与在青岛的周馥、吕海寰等10人组成“十老会”,以诗、书、画相会。又与在青岛的日本汉学家、《大青岛报》主编鬼头王汝等8人结为文友,称“文中八仙”。1921年任礼贤中学(今青岛九中)校长,以教育部副部长身份任中学校长,可谓中国唯一。劳乃宣在青岛生活了一生中的最后20年,著作有《等韵一等》、《简字谱》、《等韵浅释》、《古筹算考释》、《古筹算考释续编》等。张勋复辟时,他曾当上了法部尚书的大官,但他乃是传统功名出身,对现代法律并不了解。为防止别人讥笑他不知法律为何物,劳乃宣从琉璃厂买了一部《大清律例》,从早到晚,每日捧读。友人见他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用功,便劝他说:“公临时抱佛脚,就算竭尽脑力,也记不得那么多。何况新政以后,旧律例已不适用,你应该多看新法律,这才是解决办法。”劳乃宣听后很不高兴:“大清帝国当然该用大清律例,什么新法律,我不要看!”1921年7月21日,劳乃宣于青岛病逝,享年78岁。劳乃宣寓居青岛时,曾游览崂山,写有诗文。

 

  陆润痒是声望极高的一位,同治十三年高中状元,曾是国子监祭酒,是“两代帝师”,起初是“侍读”,后为光绪帝师,教过光绪作文、绘画,后又为小皇帝宣统帝师,授太子太保衔。在青岛期间,德国人对他也十分器重,尤其是汉学家卫礼贤,向他请教儒学。

 

  吕海寰曾任驻德国公使、铁道大臣,又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创始人。刘云樵是另一位清末学部副大臣兼京师大学堂监督刘廷琛的父亲,与刘廷琛同居于湖南路宅中,距周馥宅仅一街之隔,刘云樵为清末的大书法家,以草书著称。赵尔巽亦是总督,曾任湖广总督、东三省总督,民国时期由其主编《清史稿》。

 

  张人骏曾任两广总督、两江总督。由于他在担任两广总督时曾乘坐兵舰巡视南海诸岛,故中国政府公布的南海诸岛中有一块岛礁被命名为“人骏滩”,以做纪念。他的侄女就是作家张爱玲。这十人中官职最低的是王石坞 、董次山,但他们也是四品道台。

 

  “十老”系为两榜出身,出自科举正途,学问多不用说,许多擅诗会书,可谓“名士”。因周馥的宅邸最大,1913年2月在周馥的家中成立了“十老会”合拍了一张照片,各人题诗以志,其中劳乃宣写道:田横岛畔寒风劲,好与苍松共证盟。这张合影及劳乃宣的题诗曾影印出版,记录了这页历史。

 

  民国成立不久,袁世凯当权,并没有拘捕处分逊清遗老旧臣,于是在青岛的遗老分成几派,一派进行复辟,一派去京师当民国的官,一派去经营企业,“道不同”,十老终于分道扬镳了 ,存在时间不足一年 ,但仍为当时的一段佳话。
 
 
 
 
 
 

 

责任编辑:刘永锋

相册排行

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(0)
发表评论

主办: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  承办: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   邮编:100120   电话:010-82088883

   copyright© 2010-2020 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 网站编号1072813

       京ICP备10218816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