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焦点专题 > 重庆文庙修葺计划——梁思成的一封佚信

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,为了保护中国的古代建筑文物呕心沥血。从1937年起,梁思成和妻子林徽因等人先后踏遍中国十五省二百多个县,测绘和拍摄二千多件唐、宋、辽、金、元、明、清各代保留下来的古建筑遗物。众所周知,梁思成强烈主张保护北京的古建筑和城墙,而且挽救了北海的团城。直到最近,我们又发现了一封梁思成致许大纯的信札(影印件),惊叹原来梁与林在李庄的那段艰难岁月里(梁的体重仅47公斤,林患肺结核日日咳血),不仅完成了《中国建筑史》等学术成果,而且还写作了《重庆文庙修葺计划》,根据重庆的轰炸战况,梁思成提出了永久修复与暂时修复计划,并承担了重庆文庙的修葺计划之事。

致许大纯信:梁思成制定重庆文庙修葺计划

在梁思成致徐大纯的这封信中,主要谈了重庆文庙的修葺事宜,该信落款为“梁思成拜覆八、廿三”。显然,对于文庙的修葺计划,梁思成已有制定永久计划和暂行计划的初步设想,而且从信中可以看出,梁思成承担了制定重庆文庙修葺计划之事。
    当时,正在抗战的紧要关头,为什么还要做这么费钱费力的事呢?
    位于临江门的重庆文庙,既是祭孔的所在,又是重庆府学。它始建于宋,明洪武四年重建。在明清两代不断地得到培修与维护。到了清宣统元年,川东道台衙门又将文庙加以大修扩建,以扩大规模。但刚刚完工,辛亥革命就爆发了,很多后续工作就搁置了下来。抗战爆发后,重庆文庙因为地处繁华市区,成为社会各界举行集会的重要场所。但因年久失修,加上日机轰炸,文庙有所损毁。时任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的孔祥熙提出修葺文庙。
    许大纯时任“陪都建设计划委员会”副秘书长,他接信后,即呈签院长孔祥熙:“接梁思成来函,说明计划修理孔庙经过,除函复请其将永久及暂时两种修理计划拟就,即行寄来外,谨先将原函呈请院座钧阅。”表明许大纯同意梁思成的设想,并复函催其尽快完成修葺计划...
 

[详细]
揭秘:梁思成致许大纯信原文

鄙意拟将修葺计划分为永久计划及暂行计划两种,其永久计划以恢复孔庙原状为原则,拟俟…

[详细]

翔实的修葺计划:永久计划与暂时计划

七七事变以后,梁思成一家颠沛流离,先后到达武汉、长沙、昆明等地,1940年底全家随中研院转移到重庆南溪县李庄,直到抗战胜利之后才回到久别的北平(今北京)。 当时梁思成的颈椎病已经很严重,每当伏案工作时,他常常要把下巴倚在一只花瓶上,以承受头部的重量,减轻肩背的重负。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,梁思成完成了《重庆文庙修葺计划》并誊清寄往重庆。《重庆文庙修葺计划》一文共5000余字,集成了梁思成壮年以前的古建筑修复思想。
    梁思成在文中明确提出了古建筑修复要分“永久计划”和“暂时计划”两种。“永久计划”“以恢复原状为原则”,“近岁以来,无论自然的或人为的更改损坏者,按原状补造,增加者拆除之,以期一律恢复原有形状。在设计时,须尽量应用近代结构学之新方法与材料,以补救旧结构之缺点,但此项新方法新材料之施用,以不更改原有外表形状为原则”。永久计划并非泥古不化,完完全全恢复原状。他主张在不改变原有外形的前提下,谨慎地使用新方法新材料,弥补旧结构的不足,以尽可能地延长古建筑的寿命。 对于“暂时计划”,梁思成认为,“以保持现状为原则,在修葺范围之内,各殿宇本已年久朽坏,每多浸漏;更加以暴敌轰炸,破坏殊多。修葺目标以足蔽风雨为度。即使再度被炸...

[详细]
习近平谈文物保护的“三句箴言”

“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”,凝结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文物保护工作意义的认知,体现了对文物…

[详细]

重庆轰炸文庙成废墟:两份原稿石沉大海

研究中国艺术和建筑的美国学者费慰梅回忆说:“(李庄时期)思成的体重只有40公斤,每天和徽因工作到夜半,写完11万字的《中国建筑史》,他已透支过度。但他和往常一样精力充沛和雄心勃勃,并维持着在任何情况下都像贵族一样的高贵和斯文。”
     1943年成稿的《中国建筑史》,以其严谨精审为梁思成赢得了巨大的学术声誉。同时,梁思成结合多年古建筑调查的积累,深入研究注释《营造法式》,还编 印出版了两期《中国营造学社汇刊》。但遗憾的是,目前所见的有关梁思成的年表、著述中,包括《梁思成全集》第九卷中林洙女士所撰的《梁思成年谱》,都没有提到梁思成撰写《重庆文庙修葺计划》之事。
    从1938年起,日军对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的残酷空袭,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极大损失,这封信和《重庆文庙修葺计划》一文也就因此遗失了。在《重庆文庙 修葺计划》拟定之前,文庙已经因轰炸造成了部分损毁。修葺计划成稿之后,还没来得及实施,文庙就在其后的轰炸中被炸成废墟了。在当时情况下,哪怕进行“临时计划”修复也已无可能。
    抗战胜利以后,对于修复重庆文庙之事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梁思成的文庙修复计划,也就因此沉睡于浩瀚的档案之中,无人问津...

[详细]
璧山文庙

重庆璧山文庙具体始建年代不可考,仅根据乾隆《璧山县志》上说“逮元之丙申,县治既革…

[详细]
往期回顾 更多
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()
我要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新用户 忘记密码? 以 用户ID 发表评论
匿名发表评论

投稿专区

近期投稿录用名单:
1111

联系编辑部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凤凰台饭店521室       邮编:100021

电话:010-65177778      

传真:010-82088883

E-mail:chinakongmiao@163.com

投稿方式

1.纸张稿邮局投寄至编辑部联系地址。

2.网上投稿至联络邮箱。

3.投稿后若一周内无回信,可以致电编辑部查询。

主办: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  承办: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   邮编:100120   电话:010-82088883

   copyright© 2010-2018 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 网站编号1072813

       京ICP备10218816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